嫁给短命少爷后,小仙妻被娇宠了王奶奶,阿药,嫁给短命少爷后,小仙妻被娇宠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嫁给短命少爷后,小仙妻被娇宠了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厌燃

简介:成精仙草下山做功德,误打误撞成了短命少爷的夫人“少爷,吃了我,你的病就好了!”短命少爷时日无多,生无可恋,“别靠近我,会变得不幸。”阿药不折不挠,拼命靠近少爷刷好感。短命少爷看着她雪白的脖颈,喉头艰难一滚,“注意言行举止,我只警告你一遍。”阿药不死心,继续靠近!后来……短命少爷拽住她手腕,将她拽入怀中,捏着她下巴。“少爷……”“别求我,晚了,还有,别叫少爷,叫相公……”

角色:王奶奶,阿药

嫁给短命少爷后,小仙妻被娇宠了

《嫁给短命少爷后,小仙妻被娇宠了》免费阅读

“唔,到底在哪儿啊,最后一个吃我的人……”

一个小姑娘站在路中央,头上双丫髻绕着八片绿色的叶子,一个髻上刚好四片,被风吹的轻颤。

太阳毒辣,她穿着破旧的麻衣,卷起袖角,露出白生生的一截藕臂,弯下腰将裤脚一并挽起,两脚赤着,却小巧可人,沾了泥巴也丝毫不影响美观。

她从身上打着补丁的包里取出一个罗盘。

身上破破烂烂,像是个小乞丐,这罗盘看着倒是干净,还隐隐约约有一点金光缠绕。

“爷爷说最后一个人就在这里,可罗盘还没有动,是不是坏了……”

她垮下一张小脸,舔了舔干燥的唇,“要是再找不到吃我的人,我可要成精了……”

肩头,跳出一个矮矮胖胖的小萝卜。

不过掌心大小,但竟然长出了五官,还会说话。

“阿药,你又说错了,不是成精,是变成妖。”小萝卜坐在她肩头,晃荡着触须一样的腿,看了一眼她手中的罗盘,“罗盘不会坏的,前面有个村子,不如先去歇歇脚再做打算吧。”

阿药闻言望去,果然看到一缕炊烟从远处冒起,隐约有饭菜飘香。

“好,听小卜的,先去歇歇脚。”

她两眼灿如星,脚步轻快,朝着村子奔去,发髻上的几片绿色叶子快被吹的落在了脑后。

一口气跑到村子口,带起的风吹开路边杂草堆,里面摆着一块石头,上面写着“永宁村”三个字。

眼下晌午,下地干活的人都归了。

农房栉次鳞比,家家户户起了炊烟,香气混杂在一起,馋的阿药直咽口水。

风一吹,里面夹杂一缕香气让阿药登时睁圆了眼。

“小卜,是蒸地瓜!”

她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追着那味道,在篱笆院前停下。

里面有个头发花白的老奶奶坐在树下敲着核桃,一旁的灶台架着火,热气腾腾往外冒。

那里面,一定是地瓜。

阿药眼巴巴的望着那蒸锅,没有察觉老奶奶瞧见了她。

“小姑娘,饿了吗?”

阿药移眼看去,老奶奶一脸慈祥笑着起了身,拍拍身后的灰尘,朝着灶台走去,拿了地瓜又朝她走来。

“吃吧,孩子。”

阿药看了看老奶奶布满粗茧的手掌心托着的地瓜,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肚子,忽而转眼看向地上那堆还没敲完的核桃。

“阿药帮奶奶敲核桃吧。”

老奶奶意外的看着她,旋即恍然大悟,乐呵笑道,“好好好,好丫头,进来吧。”

阿药进门,便坐在矮凳上敲起了核桃。

有外人在,肩头上坐着的阿卜化成了木偶,一动不动,随着她的动作晃悠,两根触须艰难的死死扒着阿药的衣领。

“哎呦小姑娘,你叫阿药是吗?是谁家孩子?奶奶先前怎的没见过你。”

阿药抬头一笑,光洁的额头上沁出汗珠,被阳光折射出异样的光彩,如同她的笑容一般闪闪发光。

“是叫阿药,我不是这里的人,我从仙台山来的。”

“仙台山?”老奶奶愣了一下,旋即笑道,“奶奶人老了,可不傻,那仙台山跟咱们永宁村,一个南一个北,你一个小丫头怎么能来?是不是跟家里爹爹走散了?”

“阿药没有爹爹,阿药有个爷爷,爷爷告诉阿药,要出来寻有缘人。”

老奶奶听的糊里糊涂,但有一点听明白了,这小姑娘是个可怜人,没有爹娘,跟爷爷相依为命。

阿药干活麻利,不一会儿,那一堆核桃她都收拾好了。

“老奶奶,核桃都弄好了。”

她两眼亮晶晶,笑起来有个甜甜的酒窝,看着老奶奶手里的蒸地瓜,舔了舔唇。

老奶奶慈祥的笑着,手里的地瓜放了回去,重新拿出来个热的递给阿药。

地瓜香气喷鼻,看着粉粉糯糯,阿药眼中笑意又深了几分。

挂在肩头上的小卜终是装不下去,单着一只眼睁开,使劲往地瓜跟前凑了凑,猛吸一口。

真香……

阿药想给小卜吃一口,但是老奶奶在跟前,怕吓到她,悄悄侧过身,掰下一块送进小卜口中,弯腰给老奶奶道谢。

“谢谢奶奶。”

阿药乖巧,模样也俊俏,十分有灵气的样子,老奶奶十分喜欢。

“阿药啊,日后叫我王奶奶,若是没地方去,就跟王奶奶一起住下吧,这院里,就王奶奶一个人,还有十只鸡鸭。”

“多谢王奶奶,但是阿药还要找有缘人。”看王奶奶眼中光芒暗淡,阿药继续道,“可能只能陪王奶奶几日而已。”

“无妨无妨,一日王奶奶也开心。”王奶奶重新笑了。

阿药咧嘴一笑,搬来个小矮凳,坐下把地瓜吃的干干净净,又帮王奶奶清扫了院子,喂了鸡,没什么事儿了,便坐着跟王奶奶聊天。

正在这时,一辆华丽的马车从篱笆前缓缓驶过。

两匹马齐头并进,清一色的白,没有一根杂毛。

车帘用绸缎制成,坐在前面车夫穿的都十分板正。

这小乡村,颜色单一,那长年未换的青色瓦片,还有四处绿绿的水田,这马车一出现,像是平平无奇的水墨画里突然多了鲜亮的一笔。

阿药的视线不由得被吸引了去。

忽而,风吹起那车帘一角,露出里面男子的面容。

姿若玉树,骨气清殊……

虽然只是一个侧脸,但却惊艳了阿药。

好俊俏的个人……

跟爷爷比哪个好看些?

阿药情不自禁做起了比较,但思来想去,心下道,“嗯,还是爷爷更好看。”

“那个马车上坐着的,是城里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奶奶听说,这公子病重,家里人把他送来这穷乡僻壤养病,说是养病,我看呐,是放弃了他,让他自生自灭的,否则城里那么多好大夫不用,把人送到这儿作甚?”

阿药听的认真,看王奶奶叹了一声气,继续道,“人有钱了,心思就会变得不单纯,连亲生骨肉都能抛弃,还是我这穷乡村好啊,人都和善,阿药日后遇到有钱人,可要小心些,有钱人心思花的很,最会骗你这样俊俏单纯的小姑娘了。”

阿药点了点头。

忽而,脖子痒痒的。

她抬手挠了挠。

可还是痒。

她再挠。

小卜终于忍不住,压低了声音道,“阿药阿药,罗盘、罗盘亮了!”

阿药忙低头看向自己打了补丁的包。

果然有一丝淡淡的金光若隐若现!

                           

原创文章,作者:厌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100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