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情深:每日一问喻小姐离婚吗顾任川,萧熏,虐恋情深:每日一问喻小姐离婚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虐恋情深:每日一问喻小姐离婚吗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辣子鸡宝

简介:【先婚后爱+虐恋情深+追妻火葬场】参加自己男神的婚礼顺带失恋又失身,后来发现自己肚里揣了个娃,这下好了。难不成“奉子成婚”???一场闹剧婚姻,留给喻岁的只有一颗千疮百孔的心。喻岁以为是自己遇人不淑,“顾先生,原来我们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可后来男人抱着她说:“岁岁,我的爱你随便糟蹋好不好?我只想要你的心,爱我的心。”“离婚吧。顾任川,我累了。”原来从一开始一切都是不对等的。

角色:顾任川,萧熏

虐恋情深:每日一问喻小姐离婚吗

《虐恋情深:每日一问喻小姐离婚吗》免费阅读

喻岁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站在宴厅的边缘看着被包围祝贺的一对新人。

一个是意气风发的高级检察官,一个是美丽得体的大学教授。

志趣相投,门当户对,外人稍一助力,便结了这秦晋之好。

两家父母对这门亲事满意极了,从婚礼开始到宴会尾声,脸上堆的笑容就没消失过。

在一群人的起哄下,江淮泽吻了简茗。

即使她离得远,依然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向谦虚自持的淮泽学长,目光对上简茗时,是毫无掩饰赤裸裸的爱意。

她是看着难受,几分肝肠断,又灌了一大口酒,她连夜买机票回国可不是为了看这一幕的。

“喻岁,别喝了。行了……”好友萧熏看不下去,按下她要继续倒酒的手。

她一把挥开萧熏的手,明明已经醉到顶着个大红脸,还能摆出一本正经的表情认真道:“熏肉,有一说一这婚礼挺美的。别别别,我没醉呢~我还没给新人祝词呢!”

说罢,直接拿了一瓶香槟,拨开人群,走到新人面前。

旁人一看,这不是喻家的小小姐吗?什么时候回了国?

几年不见,长得倒是越发标致了。

当下就有好事的长辈,打听起这个喻家的小小姐婚配了没,得到了知情人否定的回答,立即有人动了牵线的心。

她上去给新人倒了两杯酒,江淮泽微笑着帮简茗一同接过。

喻岁见了这小动作,露出一个受伤的小表情,为了掩饰,干脆抬头就着瓶子喝了一大口酒。

完全没了之前大大方方上去敬酒的风度。

她含含糊糊对江淮泽道:“学长,你还记得我吗?”

江淮泽面上挂着温和的笑:“小岁真会开玩笑,我当然记得你”又搂过简茗向她介绍道:“茗茗,这位是就是我经常与你提起的小岁,她的大名叫喻岁,是喻伯父最小的女儿。去英国念书刚回来,是我的小学妹,也算是我的干妹妹”

江淮泽比喻岁大了五岁,喻岁上五年级时,江淮泽上初二,江淮泽和喻岁的亲哥哥喻年 年龄相仿,是打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哥们,喻岁还穿着开裆裤满地爬的时候就跟在哥哥身后认识了这位干哥哥。

说来也是讽刺,喻岁喜欢江淮泽那么多年,人家只把她当妹妹,想到这喻岁笑了。

简茗礼貌地笑道:“名字有意,人一定也有趣,今日见到了,果然如此。”

喻岁没心思接话,她扯了扯自己的西装领带,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对江淮泽说道:“淮泽哥,我祝你与简……简小姐,百年好合,同心永结,相亲相爱,甜蜜美满,笑口常开,含笑九泉!”

最后一个词蹦出来,江父江母面上的微笑立即僵了,简茗以为自己听错了。

喻岁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她脑子里一团浆糊,想到与笑有关的词就往外蹦。

围观了半天的萧熏冲过来一边道歉说“她喝醉了胡说的”一边把喻岁往外拉,奈何喻岁喝醉了力气倒是很大,一下子挣开了萧熏的手,指着江淮泽口无遮拦道:“不对吗?淮泽哥,淮泽哥哥!你哄着我的时候……怎么……我养了十年的大白菜啊……就这样被猪拱了。”喻岁算是被萧熏强行静了音。

这下轮到江淮泽和简茗脸色不好看了。

这喻家的小小姐发起脾气来也只有她大哥能治,偏不巧,喻年事务繁多,匆匆来参加了个仪式就走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妹妹能闹出这么一出笑话来。

在场原本想替这位小小姐做媒说亲的长辈纷纷摇头,啧啧,这种脾性,怕是没有哪家敢要,长得再好看也没用。

喻岁语不惊人死不休,淑女礼节丢得一干二净,等把喻家的脸面丢光了之后,终于“功成身退”的倒下来呼呼大睡。

江淮泽头疼的招呼人把这个小小姐安置到酒店里休息。

一场闹剧才收了场。

“噗嗤嗤嗤—”

看热闹的叶凌云被一声笑转移了注意力,只见顾任川抿着嘴唇忍笑忍得十分艰难。

叶凌云也乐了,用胳膊肘捅了平日不苟言笑的顾总裁:“顾哥,注意仪态啊!”

顾任川又忍了一会儿,眼泪都快飙出来了艰难开口道:“哈哈这是哪家的逗比哈哈哈,谁娶她谁倒霉!”

他接过叶凌云手中的高脚杯,一口饮尽,才止住了笑意。

说来他不是个笑点低的人,毕竟在外头还要维持正经的形象,

但是今晚这个叫喻岁的人,却是实打实戳了他的笑点。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他不知道江淮泽身边怎么会有这样逗的朋友。

这样想着,他的视线慢慢模糊起来,大概是酒慢慢上了头,凌云便提议带他去客房里休息。

简茗在另一头叫他:“凌云,过来一下!”

叶凌云回头为难道:“简老师……”

顾任川也听见了,掰开他扶着自己的手说:“简老师叫你呢,快过去,我可以自己回去。”

叶凌云有点担心,但又不得不去,只好掏出房卡递到顾任川手中:“顾哥,你别走错房间了啊,房间号是1016,我一会儿上来找你。估计是我家那丫头又在学校干了啥?我去去就回。”

“行,你去吧。别老是丫头丫头的叫,小玥知道了肯定说你。出啥事你帮她弄好了。”

这场宴会本来是一个通宵派对,外有party,内也按安排了高档客房给宾客休息。

闹到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开车回家也不太现实。

萧熏把喻小姐扛回客房后,便打了电话和她大哥喻年报了备。

喻岁这回人如其性,真的醉了,醉得一塌糊涂,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偶尔还呓语几句有的没的。

萧熏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当初把江淮泽的婚事告诉她是对是错, 她上去帮人盖好被子,开了房里的加湿器,拧了把毛巾搭在喻小姐额头上。

喻家虽然是卖酒起家,但是生的女儿酒量却奇差无比,基本都是三杯倒。

现在整个房间都充斥着浓烈的酒香,萧熏只以为是喻岁在外头沾的酒味,并不做细想,安置好了人就出去了。

萧熏是个体贴的朋友,怕扰了伤心人的睡眠,连关门的动作都十分轻柔。

可是她关得太轻了,以至于电子锁没有感应到关门的动作,看似关了其实只是虚掩了而已。

走过电梯时,迎面碰上了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男人,她刚回国,国内的交际圈还没融入,自然不认识这人是谁,不过能出现在这里的,身份肯定不会低。

秉着设计师的职业操守,萧熏默默在心里就其长相和气质各打了九分,多一分怕他骄傲。

对方是个绅士,电梯门开了,礼貌的侧身示意女士先进来,继而他才走出了电梯。

这是一个绅士的男人,萧熏心想,默默的在心里把最后一分加了上去,满分,不怕他骄傲。

顾任川并不知道自己对面的女人有如此复杂的心理活动,出于本能的礼让后便走出电梯开始找房间。

他酒量不差,今晚却醉得莫名其妙。

身上的眩晕越来越难受,“怎么回事?”顾任川忍不住低声自问道。

身上的难受感并没有随着时间消失反而越来越重。

这不是醉酒的表现,他觉得自己今天不太对劲,眼下最需要的不是睡眠,而是先冲个冷水澡。

他晃晃头,睁大了眼才看清房间号,手上的门卡还未划入卡槽,门把手已经被他转了方向。

门开了。

还不等他起疑生惑,一阵浓郁醉人的酒香迎面扑来,彻底打乱他的理智。

几乎是进门的瞬间,他就闻到了其他人的味道。

可能因为酒气这味道被放大了,关上门进屋,开了灯,便看见大床上躺着一个人。

床上的人,原先盖在身上的绒被已经被她不安分的双腿踢到床尾,一半压在腿下,一半垂到地毯上。

粉白的脚趾头难耐的蜷缩在一起又慢慢松开,像是在发出某种意味不明的邀请,脚背的青筋随着小腿绷直,呈现出一个美丽的弧度。

领口镶了黑色镂空花边的白衬衫已经被解开了三颗扣子,露出白玉一般的肌肤,流出来的汗比酒还香。

顾任川靠近她,仔细的看了又看。

突然,眼前的女人睁开眼睛,双眼盯着他。

顾任川瞧着眼前的女人就好像看商品一眼看他,从头看到尾。

甚至于害怕自己没看仔细,站起来瞧了又瞧,顺带摸了一下他的臀大肌,好家伙。

顾任川抓住喻岁的手,咬牙切齿:“喻小姐,你在干嘛!”

喻岁好像被吓到一样,可下一秒又拍着顾任川的脸,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嘘,声音这么大!不乖~”

“不乖!”顾任川突然发现眼前这个醉酒的女人是把他当成什么,那不成是“鸭子。”

这下顾任川急了,“喻小姐,你清醒一点。”

可喻岁好像没听到一样,踮起脚尖送了个香吻,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怼在顾任川的胸肌上。

“伺候好姐姐,姐姐疼你~今晚姐姐不高兴~”如果说前一句带着浓浓的暗示的话,后一句不知道为什么顾任川总是觉得她很委屈。

顾任川顺着喻岁的手接下卡,挑眉笑了笑,“就这……”

“不够?”喻岁是不管了,勾着顾任川脖子,“那我呢~”

西装外套一脱,喻岁姣好的身材一览无遗,眼里的钩子着实着迷。

眼前这一切冲击着顾任川的神智,理智上,她知道这是一个醉酒的女人,他应该做的是帮她找到她的亲人或者是朋友。

可现在的顾任川,脑子里只有一个最原始的想法。

“占有她。”

喻岁几乎是手脚并用的缠上了顾任川的身体。

热情如火的一吻,顾任川本来压不住的情欲算是火上了把旺油,比之前烧得更加旺盛,更加猖狂。

等到女人吻到精疲力尽想要松开时,却发现没有办法了。

“喻小姐,醒了记得给个五星好评哦—”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辣子鸡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100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