扈娘,赵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被迫嫁给太子后,太子妃一心和离》最新章节

小说:被迫嫁给太子后,太子妃一心和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糖果泡泡

简介:裴珞珞是苏弈的太子妃,但太子不爱她,爱的是她长姐,他为长姐守身如玉,即便被下了药也能克制清醒。可过后这狗男人三番五次往她身边凑是怎么回事?“苏弈,你看清楚,我是裴珞珞,不是裴似锦。”“你明明不喜欢我,娶我当摆设吗?”很久之后裴珞珞看到苏弈签发的通告:珞珞吾妻,夫盼尔归。还能不能愉快地和离了?!

角色:扈娘,赵王

被迫嫁给太子后,太子妃一心和离

《被迫嫁给太子后,太子妃一心和离》免费阅读

六月里日头大得紧,天色很早便透亮了,枝梢上的蝉蚋仿佛不知疲倦似的,从天明鸣叫到了天黑,又从天黑叫到了天亮。这也就是我不好这一口,要是换成我师父,早就把那些小玩意儿都逮下来放油锅里炸炸吃了。

我是万万不敢吃的。

给我银钱也不行。

师父曾哄骗我吃下一小只,等我咽进肚子里才告诉那是什么,害得我呕了好几天,从那以后我只要看见褐色的食物就会习惯性反胃。师父说我是暴殄天物,不知其味道的美妙,还说他不光吃蝉,还吃小老鼠,小蛇,带毛的小鸭子,煮完鸡蛋的童子尿汤……那天,全家人吐了好久,叔伯把他关进里屋痛扁了一顿,我们一致怀疑他上辈子是个饿死鬼。

唉,自从我嫁进东宫,就已经许久许久许久未曾见过师傅了。父亲说我出嫁那天,远远地瞧见他牵了一匹马目送迎亲队伍离去,后来就再也没在京都见过他的身影。

我想师傅大概是去游山玩水,顺便找他的牧羊女去了。

他每年总要花个那么一小段时间在寻找心上人的路途上的,一大把年纪了还惦念着只见了一回的女子。

我说他没有正事,多少年过去了,人说不准娃比我都大了,难不成还能把人家媳妇拐跑不成?

他说我不懂情趣和浪漫,这是追求初心。

我真不懂。

觉得他纯粹就是闲的,偏偏他是自由散漫的人,规矩对他来说是个枷锁,皇宫对他来说就是个牢笼,所以他宁愿当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乡野大夫也不愿入朝为官。

师父现在走到哪儿了呢,见到他的牧羊女了吗,这会儿是不是在草原上啃羊腿呢?

我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银杏,你爱吃油炸金蝉吗?”

银杏扑通跪了下去:“太子妃,可不敢说这话,金蝉乃我朝圣物,万不可对圣物有不敬之心。”

哦,我差点忘了,师傅那会儿因为捉蝉来吃,还被关进监牢反省了十多了。因为大玥自开国以来,就将蝉视为圣物,先祖皇帝认为蝉喜好吸食露水树枝,不喜其它俗世之物,清高声远,性情高洁,蝉蜕于浊秽,以浮游尘埃之外,羽化犹如人的重生,他希望大玥国的子民都能有蝉这般圣洁清高、纯真质朴和对信念奋不顾身的品质。

唉,问问都不行,这东宫着实太无趣了。

银杏站起,继续替我挽发:“太子妃,太子听闻王爷班师回朝,昨儿个就遣了到王府去请,今个儿一早王爷便入了东宫了,这会儿正在清华殿同殿下议事呢。殿下那头的人说了,要留越王在宫中用膳,太子妃作为东宫的女主人,理应出席。”

承欢殿上下闷热得狠,前几日苏弈来找茬,打架打不过我,吵架也吵不过我,他便使起了坏,喝令内侍监的人不许送冰块过来,若是承欢殿中的宫人去支取也不许给。早起时我刚擦了遍身子,这会儿方套了件薄衫前胸后背又汗涔涔的了。

此时银杏叭叭叭搁这儿说一通,大有树上那一群小玩意儿的架式。

我知道她跟我说关于苏弈那些事的意思,可她想的太简单了,苏弈那个毫无怜悯心的人,断不会因为我去服个软,看到我难受的样子心软,他只会拍手叫好趾高气扬。再说了,我又没主动去招惹他,分明是他自个儿在外头受气了没处发泄才跑到我这儿来,嗷嗷叫得跟小野狗似的,就差没把这承欢殿给拆了,他也就是敢趁着我在将养的时候过来发威,换作平时,肯定是要给他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凭什么我要先低头认错给他搭好台阶再扶着他下来呢,裴家的女儿可都是有血性的,刚着呢。

但是我也知道,跟银杏和扈娘,乃至殿里任何一人说这些是行不通的,从我嫁给苏弈入驻东宫开始,她们反反复复只会在我耳边念叨:“太子妃要对太子殿下好一点”、“太子妃可不敢对太子殿下动粗”、“太子妃已经是皇家的儿媳妇,理应将太子殿下放在第一位”、“太子妃和太子殿下夫妻一体,应当和睦恩爱”、“太子妃要收收性子,温柔些”……咋就没人劝导劝导苏弈对待太子妃,也就是我裴珞珞要好一点,做人做事要得体大方一点,不要小肠子气呢。自打我记事起,我师父就告诉我在他们家乡那都是男女平等,男人犯了错也是该道歉道歉,该跪榴莲跪榴莲,看来我还是比较适合在师父的老家生活。

一想起来我就生气,胸口气不顺呛了两声,扈娘提着小裙摆拎着一个精致的食盒放在了梳妆台,急忙递过来水。我小口喝完,扈娘打开盖子让我瞧了眼,是夏日时吃最为解暑的绿豆粥和酸梅糕,我刚要伸手,扈娘忙将食盒挪了开:“太子妃,这可是奴婢特意吩咐小厨房做好要给太子殿下送过去的。”我脑门儿一紧,顿时恹恹地提不起精神,躲得过银杏,躲不过扈娘。

扈娘小心翼翼地盖好盖子,又开始苦口婆心地劝我,“太子妃,恕奴婢多嘴,您这气也气过了,那也该去看望看望太子了对不对?太子乃一国储君,平常百姓家的男子也都是要面子的,您去哄哄,太子殿下肯定就不会同您计较了,你们是夫妻,往后日子还是要过的。”

为什么都叫我去哄他呢,我不要面子的吗?

我满不在乎地翻起了白眼:“什么夫妻,什么太子妃,他一直嚷嚷要休了我呢,我还休了他呢,跟谁稀罕当……唔。”

扈娘一把捂嘴了我的嘴,又用眼神示意宫女们将门窗都关上,她带着宫女们一齐跪下:“太子妃,可不敢说这话了,您跟太子吵架过过嘴瘾也就罢了,这私底下要是被旁人听去传到太子耳中,那可是大罪,承欢殿上下都要跟着遭殃的,您就当可怜可怜奴婢们。”

在扈娘的带领下,一群宫女们哐哐哐磕起了头,我顶不爱皇宫里这套动不动就下跪啊磕头的路数了,主子开心了讨喜要跪,主子不开心了要跪,主子犯错了要跪,主子受了赏赐也要跟着跪,就跟膝盖骨和脑袋是铁做的似的,偏又一根筋地劝不听,被她们逼得没法子,只好暂时允诺下来:“行了行了你们快起来,我不再说就是了。”

扈娘舒了口气,姣好的面容上露出一抹笑,带着探询道:“那太子妃今日便去看看太子吧。”

银杏继续上前替我挽发髻,待她插好步摇,宫女上前套上水蓝色外衫,绑上青色宫绦,我抚了一把腰间玉佩的垂穗大步走了出去:“有这闲工夫,我还不如多去姑母那坐坐呢。”

我的姑母是中宫之主,当今的皇后娘娘,入宫二十余载,至今仍得陛下垂爱,陛下不喜女色,后宫嫔妃不足二十人,子嗣也不甚多,除去逝于意外或生出来又夭折的,膝下仅得三位皇子和两位公主。今日得太子赏宴的是三皇子赵王,数月前奉皇命以监军一职前往北漠与大玥边境相助父亲抵抗敌军,于前几日得胜凯旋,听说这回他好好地扬眉吐气了一把,从入城时便在马上一路昂首挺胸,好不得意,人群中有百姓朝他下跪,夸赞他英明神武不输太子时,他也照单全收。这位赵王说好听点是心无城府,往大了说就是没什么脑子,之前因醉酒调戏了林贵妃身边的一位宫女,被陛下好一顿训斥,说他终日浑浑噩噩无大作为,将来如何辅佐太子,这才丢给他一个名义上的“监军”职称叫他到军中将功折罪,还说打了胜战才能滚回来,否则一辈子都要留着边境。赵王走时苦哈哈的,临出发的前几天还存有侥幸心理抱着他母妃周嫔的大腿痛哭流涕地求了许久,周嫔只有这一个儿子,一时心软,便求到了姑母那儿,姑母反而数落了她一顿,说她太过溺爱赵王,又说后宫不得干政便差人将她请了回去。周嫔人微言轻,没了法子,再不舍也只得让赵王去了。只是出发前她到我这儿坐了好一会儿,先是讲了半个多时辰无关紧要的小事,再接着说起自己儿子就是痛心疾首,说他几斤几两自己清楚得很,武艺不精,最厉害的就是那张嘴,真上了战场只有给人当活靶子的份,末了竟要跪下请我修书一封给父亲,托父亲多多照应。我当时也看到了扈娘在一旁不停地冲我使眼色,但我还是心软答应了。

姑母知道这事儿也责怪了我几句,但到底是看着我长大的,她膝下无儿无女,一向最疼爱我,所以倒也没有过多苛责了。

等到了姑母那儿,恰好碰上请完安的嫔妃们陆陆续续地从宜春宫出来,送嫔妃们出来的玉溪姑姑看到了我,过来请了安,和颜悦色地叫我稍等一会儿,因为林贵妃还在里头同姑姑说话。她叫宫女给端来了一张椅子,我还没坐下,忽得听见里头瓷器摔落的碎裂声和宫女的尖叫:“皇后娘娘……贵妃娘娘……来人啊。”

我心下一惊,顾不得礼数冲了进去,只见姑母和林贵妃双目紧闭,嘴唇发紫,了无声息地瘫在了椅子上。

御医很快就来了,跟着收到消息的皇上和太子、赵王、怀王都一同过来,御医说姑母和林贵妃是中了毒,他给两位娘娘都先服用了解毒丸,等一两个时辰过后再诊脉看毒素的清除情况。

听闻是下毒,皇上震怒,他原本就不苟言笑,发起火来更像头要吃人的雄狮子,苏弈是太子也是京兆府尹,大玥没有皇族子弟不能当官的规定,唯贤任之。

皇上第一时间就责令他去查。

事情是在宜春宫里发生的,所以阖宫的太监宫女都有嫌疑,甚至于一早来请安的那些个嫔妃们都有嫌疑,苏弈做事一向雷厉风行,不到晌午的时间,就掌握了所有人的供词,不过他仍觉得部分人的口供有问题,所以只派人告知了皇上一声,并没有将完整的口供呈上来。

两个时辰后,林贵妃悠悠转醒,她委屈恐惧地抱着皇上哭了一会儿,就被人移回到了她居住的宫殿,唯独姑母,嘴唇的紫黑色虽褪了下去,但人仍不见苏醒,我压抑许久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顾不得礼节抓住了御医的衣袖,只差给他磕头哀求:“御医,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林贵妃醒了,姑母却一点醒来的征兆都没有。”

皇上的嗓音有些发紧,缱绻的目光从姑母苍白的面容上挪开,他着扈娘和银杏将我扶起,深吸了口气严厉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能不能治。”

御医哐当跪到了地上:“微臣惶恐,只是陛下,这解毒丸确有解毒的功效,这点看贵妃娘娘便知,微臣方才也替皇后娘娘看过,发现她体内还有另一种毒素存在,之前的毒素在娘娘身体淤积,造成本体受损,又遇上商陆果如此霸道的毒物,皇后娘娘的症状才会比贵妃来得凶猛得多。只是当下,微臣也无法断定此种毒素为何物……”

我怔忡地看着他,喃喃道:“什么意思。”

御医犹豫了一会儿,朝皇上和我作了作揖道:“所谓解毒需知所中为何毒,才能对症下药,若强行用药,只怕会对娘娘凤体造成不可预计的损伤。而娘娘,也许再等几个时辰就会苏醒,也许……”御医没有再说下去,宫殿内因为他这句话陷入了沉寂。

我只觉得眼前一片黑,幸而扈娘扶住了我,我哽着嗓子问道:“也许永远都不会醒过来了是吗?没有别的办法了是吗?”

御医看着我,最终缓缓摇了摇头。

我犹不死心:“用针灸呢,能不能用针灸把毒素逼出来?”

御医摇头道:“针灸只能暂时抑制毒素的扩散,或许是能排出少许,但是……”御医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原创文章,作者:糖果泡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107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