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林逸然,荆惜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兮言小姐

简介:如果不是知道了18年前的那场祸事跟夏家有关,荆毓之以为,自己跟夏云蹊会永远只是师兄妹,球友。如果不是荆毓之一改相识多年的冷淡,夏云蹊会把对他的感情,永远藏在内心深处,安静地在夏家做一个富贵千金,偶尔客串一下小说作家,安稳的过自己的小日子。当他化名林牧泽将她玩弄于手掌,把她所有的骄傲和自尊,都踩在地上……从他做回荆毓之的那天开始,他们,就再也什么都不是了……

角色:林逸然,荆惜瑶

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

《偏爱罪妻:总裁入戏太深》第001章:结仇免费阅读

“着火啦,着火啦,快来人,快救火……”

夏的夜,晚风微凉,这天半夜,象谷城亚公山的半山腰上,一幢占地约300平米的三层小别墅的三楼房间走道里,这样的呼救声,而拍打房门的声音,划破了深夜的宁静。

眼看着火势染亮了整栋房子,荆牧离的声音,越来越嘶哑。

原本,他只是代替妻子打算去哄哄半夜里,突然哇哇大哭的2岁女儿,却不曾想,起身的时候,竟发现屋子里,烟雾重重,起初还以为只是山上雾气太大,但呛人的烟雾越来越浓,

他意识到不对,跑向窗口往外看,这才发现,整栋房子都已经被火舌包围了。

他大惊,匆忙转身叫醒妻子,把孩子交给她,并叮嘱道:“逸然,抱好孩子,我去把毓之带过来,你们先躲到卫生间里,那里有水,我去叫人。”

林逸然一开始还有些茫然,荆牧离快速将荆毓之抱到了林逸然身边,然后转身出门,仓促间,她拉住了荆牧离的手,荆牧离来不及说什么,只回头抱了抱她:“保护好自己和孩子,我马上回来,别怕……”

旋即跑到房门外大声嚷着:“着火了,着火了,来人,快来人……”

听到声响,一屋子的人陆陆续续全都揉着眼睛,睡眼惺忪地走出门,在一瞬间的茫然后,全都慌乱地惊叫着逃窜,荆牧离喝住了他们,冷静地给他们分工救火。

“少爷……报警电话,打不出去……”

“少爷……房子的水源被切断了……”

“少爷……大门打不开,窗户打不开……”

“少爷……灭火器都坏了……”

听着全部人惊恐而绝望的报告声,荆牧离几乎站不住,他勉强地扶住楼梯口的楼梯扶手,明白这场大火,是冲着他们一家子来的。

此时,这幢别墅就像一座孤岛,成了他们荆家的坟墓,葬送的,是荆家的一家老小。

客厅里,全部人满目惊慌地看着荆牧离,连哭都忘记了,只是,看着火势越来越大,烟雾越来越重,荆牧离的脚就像生了钉子一样,钉在原地,什么都做不了。

倏地,他快速地抢过佣人手中已经没用的灭火器,一遍遍地砸着窗户,因为一楼燃烧地最早,烟雾滚滚,地板墙面高温发烫,加上他们体力消耗太大,身体快速失水,疲累和浓烟,让他们渐渐地都倒了下去。

此时三楼的林逸然满眼泪痕,完全看不出平日里的柔弱高贵,双眸中,却有着身为母亲的刚强。

她让荆毓之抱着妹妹,轻声安抚他们几句,便拿起了屋子里能用的东西砸窗。

她被浓烟呛着,拼尽了全身的力气,砸出了一个勉强容纳幼儿的小口子,随即扯来儿童背带将荆惜瑶背在荆毓之身前:“毓之,保护好自己和妹妹,爸爸妈妈爱你们。”

荆毓之有些惶然地抓着她的衣角,一声“妈妈”,让林逸然瞬间崩溃。

她用力地抱了抱他们,然后抹干眼泪,跑到床边,将床罩,被套制成一个长布条,用布条一端绑住荆毓之的腰,布条的另一端绑在床脚上,接着,她抱起荆毓之和荆惜瑶放出窗口,荆毓之双手护着荆惜瑶,手臂都被尖锐的玻璃,刺出一些口子,鲜血淋漓。

林逸然忍痛哭着,一边拽着布条控制速度,一边让荆毓之拉着布条往下走。

三楼虽说烧的晚,但楼体也隐隐发烫,呛人的浓烟,坍塌的柜子“轰”地一声砸到了林逸然身上,她忍着剧痛拼尽最后一丝的气力拽着布条,当荆毓之背着妹妹慢慢顺着布条走到2楼左右位置的时候,他感觉到布条的瞬间失控,往上看,却只见到林逸然对她微微一笑,倒了下去,他大喊了一声:“妈妈……”。

随即也晕了过去,两兄妹就这么挂在别墅外。

这场大火,烧至清晨,偌大的荆家宅子,就这么成了断壁残垣。

清晨,天雷滚滚,暴雨倾盆,山下起早发现不对的人报了警,警察赶到后,在宅子前拉起了警戒线,他们快步走进那已经坍塌不成样的宅子,却只看到,荆家人全都痛苦地蜷缩着身子,就这么僵硬着死去。

便是见惯生死的警察,医生,也都双眼酸涩地几乎站不住。

瓢泼大雨打在荆毓之身上,他悠悠醒转,耳边传来警察的声音,他伸出被严重烫伤的小手摸摸妹妹的鼻息,发现还有气,有气无力地笑了笑,慢慢地抬起手挡在妹妹头上,嘶哑着声音,气若游丝地喊着:“救命……救我们……”

在2楼察看的顾少辞听着不太清晰,一下一下的求救声从窗外传来,他不太确定的冲到窗口往下看,这才发现了挂在外面的两兄妹,他疯了般地叫人:“快来人,这里还有两个孩子……”

没多久,有个人赤红着眼睛,从人群中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疯了一般,颤着脚地跪倒在那些尸体前,嘴巴张了张,却喊不出声,嘶哑的嗓子呜咽了许久,才终于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

“啊……”

顾少辞认出他是荆家的长子荆牧白,随即挥退继续上前拉他的那些人,蹲在他身旁。

却只是说:“三楼最左边卫生间的窗口,被砸出了一个小口,有两个孩子被护了下来,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了,你现在过去,也许……”

也许还能见上最后一面。顾少辞不忍心往下说,那两个孩子被救下来的时候,也就剩一口气了。

荆牧白慢半拍地抬头,下一瞬,眼睛闪着亮光,仿佛是有人在他的绝望里,注入了一丝的光线。

他猛地起身往外跑,中间还摔倒了几次,满身泥泞,手被割开了许多小口子都毫无所觉,坐回车上时,他全身发着颤,车子启动了好几回也没能开出去。

顾少辞跟了过去,将他拉到了副驾驶上,自己亲自开车送他过去。

一路上,顾少辞借着眼角看荆牧白,而荆牧白满心满眼的着急,都看在了顾少辞眼里,叹了一口气,顾少辞缓缓说:“是蓄意谋杀……”

“蓄意谋杀?”

荆牧白动作迟缓地转头,喃喃自语,仿佛在思考这四个字的意思,随即,他抬头,眼里是震惊,愤怒,茫然,绝望,还有恨意。

该恨谁?

没有人知道。

等到他们兄妹醒来的时候,荆家的这场灭顶之灾,已经过去近一个月,而荆毓之和荆惜瑶兄妹,却将那之前的所有记忆都忘记的干干净净。

为了平息舆论风波,为了让荆毓之兄妹不再记起,为了他们兄妹的安全,也为了让真凶松懈,荆牧白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同意了 “山火引发”的说明,将这件案子的调查,转移到了地下,从此不露声色地当起了奶爸和霸总的人生。

因为他的“放弃追究”,这么些年,他和荆毓之兄妹倒也是相安无事地走过来了。

18年后,真相,借着夏云蹊的手,慢慢被揭开……

                           

原创文章,作者:兮言小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2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