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曹爽,曹洪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

小说:历史-无金手指

作者:雪客

简介:站在你面前的,乃是大魏帝国的守护神,魏文帝曹丕的左膀右臂,魏明帝曹叡的手足兄弟,孙权的女婿,蔡文姬的好友,毒士贾诩的忘年交,司徒王朗的老板,司马懿的死对头,司马师的情敌,俗语“曹爽之心,路人皆知”的主人公,运动健身理念的创始人,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者,卑弥呼的领路人,著名的教育家,改革家,军事家,诗人,宣称“拳头大者,为国为民”的小曹同学。

角色:曹爽,曹洪

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

《穿越三国之小曹爽翻天》第1章 开局成了聋哑人免费阅读

“哎~死的真惨!”

“他这是活该,自己走路不看路。”

“嘘~注意措辞,这里是医院,你是大夫,怎么能这么说话?明明是卡车司机的错,到你这里倒成了受害者的不是了。”

“好了,当我没说。刚才已经通知他家属了,估计很快就到了。”

“那就整理一下他的遗物吧,快把人家的书放进去,都是血有什么好看的。”

声音减弱,直至消失,一道白光破开黑幕,最后的画面,停留在白大褂前即将被合上的书本,沾着血的那一页,页眉上写着“公孙渊兵败死襄平 司马懿诈病赚曹爽”。

一眨眼,画面再次消失。

不知过了多久,像是大梦初醒一般,曹爽从床上爬起来,扶着沉重的头,感觉脑浆结成了一块,一晃就晕。

这已经是曹爽第十七次做这个梦了,自从得知自己穿越到了三国时期,成为历史上那个“我上我也行”的曹爽之后,每隔两天,这个场景都会出现在曹爽的梦中。

当时,曹爽像往常一样捧着书从天桥上经过,只是那天运气不好,一辆超限的卡车撞翻了这座几十年的老天桥,曹爽被甩飞了出去,高度加上速度,到医院不久就不治身亡了。

再醒来时,曹爽就发现自己所处的房间不太对劲,经过两天的无声调查,曹爽才敢肯定,自己是穿越了。

影视剧里的主人公开局就死的话,要么就是变成奥特曼的人间体,要么就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神仙,怎么到自己这里,就变成一个呆头鹅了呢?

将近三个月的时间,曹爽从没说过一句话。这院子里上上下下百十号人,曹爽已经基本认全了,之所以不说话,不是因为不熟,而是因为自己根本不会说这里的方言,而且是这种古音的方言。

但现在,曹爽已经差不多能听懂别人的对话了,有时候也能蹦出一两个字,问个好什么的。

这让整日以泪洗面的曹爽的母亲陆氏喜笑颜开,连忙命人焚香祷告,她要敬谢上天。

曹爽对这种事向来不喜欢,但只要是陆氏的请求,他都一一答应下来,可怜天下父母心,面前这个女人看自己眼神,是学不来的,这就是母爱的体现。

有时候,曹爽也会走出门,到处逛一逛,他现在所在的地方,乃是魏国的王都,邺城。

通过这些信息,曹爽可以断定,现在还是汉朝的天下。

然而今天在街角听到一番话,让曹爽精确了目前所处的时间节点。

“听说了吗?大王带着征东将军和平虏将军去救襄樊去了。”

“当然听说了,好像都是因为左将军的三万人马被大水给淹了。”

“你们这消息都太落后了!”一个瘦高的男子插了进来,“据南边传来的最新消息说,那关羽和他的长子关平,都被东吴的吕蒙给斩杀了!”

“是吗?东吴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当然,我还听说,要不是东吴从背后偷袭荆州,大王都想着要迁都了。”

听完这一番话,再结合眼下的天气,曹爽可以断定,现在是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的冬天,应该是快要过年了。

令曹爽遗憾的是,今年作为汉末最精彩的一年之一,却没有赶上。

这一年,蜀国的老将黄忠于定军山斩杀征西将军夏侯渊,而后刘备发动汉中之战,一举攻取汉中即上庸,自称汉中王。

紧接着,被刘备加封为前将军的关羽围困襄阳,樊城,放水淹了左将军于禁的三万大军,一时间威震华夏。

然而,接下来就是诈病的吕蒙白衣渡江,袭取荆州,斩杀关羽,最后自己也落得个暴病而亡的下场。

可是这些,曹爽都赶不上了。

自己是建安十二年生人,过了年也才十四岁,这个年纪,是上不了战场的,更别说是三国顶尖武将之间的交锋了。

又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半个月,曹爽已经初步具备了交流能力,能够正常的聊天了。

陆氏对此非常开心,给曹爽准备了很多美食,甚至是东吴贩过来的柑橘,西凉运过来的酥糖,都摆在了曹爽面前的小案上。

吃过饭,曹爽被陆氏带到后院,两人就坐在炭盆前聊了起来,但基本上都是陆氏在说,曹爽在听。

陆氏一直没有停下来,似乎想要将曹爽从小到大发生的事全讲一遍,来帮助曹爽恢复记忆。

当陆氏说起曹爽昏迷的原因时,后者来了兴趣。

根据陆氏的讲述,将近半年以前,那时刚刚入秋,留守邺城的魏国太子曹丕带着文武百官出城围猎,武德侯曹叡,鲁阳侯曹宇等一干宗室一同前往,曹爽当然也被曹叡叫上了。

围猎时,曹爽的坐骑被军士撵出灌木丛的野猪所惊吓,前蹄忽然翘起,将曹爽摔在了马下,好在随行的都护将军曹洪反应快,从马上飞起一脚,踹开了要砸向曹爽的那匹受惊的马,这才算是救回了曹爽的小命。

但即使没有被砸到,重重摔在地上的曹爽也是昏迷不醒,曹丕从王宫中派来太医数名,都是束手无策,皆称无力回天。

就这样昏迷了一个月之久,曹爽才缓缓醒来。

“可是你刚醒的时候,连为娘都不认识了,还不会说话,别人跟你说话你也没个动静,真的快把娘给吓死了。”

说到这,陆氏又抽出帕子来,擦着脸上的泪痕。

曹爽于心不忍,跪在陆氏面前,“娘,都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

陆氏一把揽过曹爽,母子相拥痛哭,“好孩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不然娘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爹,跟列祖列宗解释了。”

半晌,母子俩才松开,陆氏不顾哭红的双眼,一本正经的说道:“你这几个月一直没有康复,我也就没提那件事,现如今你已经好了,明天就带些礼物,亲自去你子廉叔祖那道个谢吧。”

曹爽点点头,答应了下来。子廉是曹洪的字,曹洪是曹操的堂弟,算起来确实应该喊一声叔祖。

翌日一早,曹爽起床穿戴整齐之后,管家已经将礼物装上车了,吃过早饭,曹爽便坐上车,前往两条街之外的曹洪府上。

曹洪昨天就接到禀报,知道今天曹爽要来,因此也特意早起,练了会剑之后,坐在堂上等着曹爽来给自己磕头。

一进门,曹爽就被堂上琳琅满目的各式珍奇给惊到了,南海珊瑚,和田美玉,每一样都价值万金。

还好曹爽去过博物馆,见过世面,否则,连自己来干什么的估计都忘了。

走到曹洪跟前了,曹爽纳头便拜,“侄孙曹爽,拜见子廉叔祖。”

“哈哈哈哈~~”武将特有的豪爽大笑从头顶上传来,紧接着就是一双有力的大手掐住了曹爽的胳肢窝,直接跳过了痒,变成了疼。

“好小子,这几个月躺在床上,倒是胖了不少!”曹洪尝试性的将曹爽举起来一点,又重重的放下,“比半年前在猎场的时候重多了。”

曹爽尴尬的笑笑,拱手说道:“侄孙今天来,是给叔祖道谢的,如果不是您出手相救,侄孙恐怕就再也见不到您了。”

曹洪大笑,“你之前那细胳膊细腿的,确实不怎么样,现在这样才好,不然连匹马都制服不了,就太丢脸了。要不然,从明天开始,你每天到我这来,我教你习武,一来强身健体,二来以后也能当个将军。”

“多谢叔祖美意,我的伤还没完全好呢。”曹爽红着脸说道。

曹洪也没有为难,“那好吧,等你什么时候痊愈了,就到老夫这来,我一定倾囊相授。”

曹爽只好拱手称是。

当天中午,在曹洪府上吃了一顿炙羊排,是曹洪亲自宰杀并剥皮的一头羔羊,场面之血腥,已经让曹爽有些受不了。

曹洪开玩笑的说道:“小子,这种小场面你都受不了,那以后如何上得了战场?你可知当年我在下辨大破蜀兵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场景?手下的校尉个个都成了血葫芦,哪还有一点人样,你要是去了,估计当场就给吓死了,哈哈哈哈哈~”

曹爽只得尴尬的陪笑,然后又强忍着不适,就着一些不知名的蔬菜,吃掉了一根一下口就流出血水的羊排。

这要是放在后世,肯定会有一大批人跳出来叫嚣,“什么血水?没文化,那是人体非常需要的一种营养,叫肌红蛋白。”

如果现在有人站在曹爽面前说这样一句话,他一定会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套不解释连招,攮死对方。

当天下午,刚刚经历了五分熟羊排洗礼的曹爽,见到了穿越之后第一个同龄人。

由于母亲陆氏的记忆恢复工作,曹爽现在已经能想起之前这具身体所经历的事,因此一眼就认出了向自己走来的这个少年。

此人正是曹丕的长子,现年十五岁的武德侯曹叡。

按辈分来说,曹叡和曹爽也算是兄弟,按年龄来说,两人就差一岁,加上从小一起长大,两人的关系自然是非常好的。

只是前段时间因为曹爽摔下马受伤的缘故,曹丕不允许曹叡离开王宫,也不知道是害怕打扰曹爽休养,还是担心曹叡也遭遇横祸。

今天之所以能出来,是因为曹叡是带着使命来的。

                           

原创文章,作者:雪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6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