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毒妃:我在古代当影后》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顾禾,刘嬷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冲喜毒妃:我在古代当影后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陆戚九

简介:庆历八年,七王爷傅湛之亲率豫北十万精兵,奉圣命肃清边境。历时整整三年,终于一统周列。岂料班师回朝之际,误中余孽埋伏,身中奇毒,危在旦夕。豫北皇帝震怒之余,广纳天下名医为其诊治,但收效甚微。国师言:“西南异动,天降合星,冲喜此举,或能可行。”国公府不受宠的五小姐顾禾晚,成为了冲喜第一候选人。赐婚当天,傅湛之醒了一次。成婚三日后,傅湛之站了起来。顾禾晚:破除封建迷信,我只想认真宫斗。

角色:顾禾,刘嬷嬷

冲喜毒妃:我在古代当影后

《冲喜毒妃:我在古代当影后》第1章 初回国公府免费阅读

炎炎夏日,昨日下了一整夜的雨,终是退了点热气,原本正是个睡觉的好时候。

岂料天还未大亮,顾禾晚就被一众丫鬟嬷嬷从床上叫了起来。

此时的她正坐在宽敞的浴桶里,旁边的几个小丫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花瓣,用小篮子装着,接二连三的往里倒。

不多时,顾禾晚的整个身子就全部隐匿在了层层的花瓣之中,浓郁的花香,呛的她喷嚏连连。

“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做事的?还不快伺候小姐起来?”

许是听到里间的动静,一个略显富态的嬷嬷直冲冲的推开门走了进来,屋里的小丫鬟见着来人稍显惶恐,纷纷向前问安,然后动作迅速的伺候顾禾晚起身。

一通忙活之后,顾禾晚被众人拥着坐在了里间的梳妆台前。

刘嬷嬷是国公夫人的陪嫁丫鬟,跟着伺候几十年了。

有了这等关系,她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不光下人们需要时刻奉承她,就连一些庶出的公子小姐们,都要给她几分薄面。

若放在平时,就这等差事,定然是不配她亲自来走一趟的,但想及夫人的叮嘱,即使万分不情愿,她还是带着笑走至顾禾晚身侧,施礼关切道:“小姐连日来舟车劳顿,本应该好好休息才是。但这圣命难为,还望小姐多多体谅。”

本来还昏昏欲睡的顾禾晚,经这一通折腾,此时终于算是清醒了过来。但她并未因这话转过身去,而是定眼在面前的镜子上,从里面看着刚才说话的人。

气氛一时有些冷场,刘嬷嬷一时也有些摸不准她的脾气。

但转念一想,虽然她是国公府五小姐,但从小就被送走了,同那乡野丫头应该也无甚分别。

原本还记着夫人的叮嘱,想要和和气气的完成此事,但若是五小姐自己不配合,那就不能怪她了。

思及此处,心里莫名有了底气。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直接走到了顾禾晚身前,语气不咸不淡的说:“小姐,明日就是你和七王爷的成婚的日子,夫人特命老身前来,为小姐试试新婚嫁衣。若是不合身的话,还能想主意改动改动。”

话毕,也不管顾禾晚作何反应,直接从一旁的塌上拿过事先准备好的衣服,就要上手解顾禾晚的胸前的扣子。

天气炎热,顾禾晚本就衣衫单薄,此时只着一件亵衣,眼看就要露出雪白的肌肤之际,嬷嬷的手腕上突然多出了一只玉手,指节纤细修长,但触感并不滑嫩,甚至有些粗糙。除此之外,还能看见手背上几处明显的伤口。

被制止了动作,刘嬷嬷疑惑的看着顾禾晚,正准备开口询问,手腕处的压制已经放开了。

顾禾晚转身站了起来,一脸惶恐的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说:“小女不敢劳烦嬷嬷,我自己来就是。”

说罢,就自顾自的拿过嬷嬷手上的衣服,想要放置在梳妆台上。但在衣服即将接触到台面的时候,好像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下的动作一顿,接着就看见她弯下腰,对着台面鼓起嘴巴,呼呼的吹了好几下。

顾禾晚平时的穿衣风格都是怎么舒服怎么来,毕竟她之前生活的地方常年不见人迹。

此刻这嫁衣,还真有点难倒她了。不止里三层外三层的,还有数不清的飘带,这里绑一下那里系一下。

刘嬷嬷站在一旁等着她,仿佛在看猴子耍杂技。一旁的小丫鬟想要上前去帮忙,但还没来得及动作,就被旁边的嬷嬷斜着眼睛瞟了一眼,这下也完全不敢动作了。

天气本就炎热,这一通忙活下来,顾禾晚满头大汗。

刚洗的澡,基本等于白洗。

即使这样,有些地方都还是弄错了。

顾禾晚忍着不适,随手指了旁边的一个小丫鬟,“麻烦你来帮我一下。”

在小丫鬟的帮助下,顾禾晚终于穿好了衣服。

顾禾晚的身量高于一般女子,一袭大红的嫁衣将本就白皙的皮肤映衬的更加通透,盈盈一握的腰肢如弱柳扶风,但因着个子高挑,又不会让人觉得过分柔弱。

如墨一般的长发随意的披散至腰间,若是从背后看的话,宛如天人之姿。

只是站在顾禾晚面前的小丫鬟,不小心发出一声惋惜,在这本就静谧的环境中,显得特别突兀。

还不等有所反应,刘嬷嬷便指着那名小丫鬟,大声斥骂:“大胆奴才,主子的事情岂是你能妄加非议的。”

“来人,把她拖出去,杖责一百大板,罚俸禄半年。”

依那丫鬟的身子骨,别说一百大板了,就是二十大板,都能要了她的命。

顾禾晚本不是热心肠的人,但也不至于因为这点事就随意践踏人命。

只是略做思考,顾禾晚便走上前去拉拉刘嬷嬷的袖子,想要为小丫鬟求情。

“嬷嬷,求求你饶了她吧,明日就是大喜的日子,我虽然无所谓,但就怕冲撞了王爷。”

话毕,似是担心刘嬷嬷不同意,连眼睛都带上了些许泪意,颇有些楚楚可怜的意味。

小丫鬟本来都被吓懵了,此时见着有人帮自己求情,虽然不一定有用,但好歹有了一线生机。

于是噗通一声跪到了地上,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刘嬷嬷脚边,一边喊着:“求嬷嬷饶我一命,一边不断磕头。”

泪水混着血迹,不一会就浸湿了脚边的襦裙。

刘嬷嬷嫌弃的将她踢去一旁,一脸谄笑道:“还是五小姐考虑周到,是老奴的不是,王爷还指着小姐过去冲喜呢,在这个当口见血,确实不太合适。”

一番话说的情真意切,若不是特意加重的“冲喜”二字,我还真被感动了呢!顾禾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然后面上还得充满感激之情。

“谢谢嬷嬷体谅,小女感激不尽。”

一通闹剧之后,房间里终于彻底安静了下来。

看着地上的血迹,顾禾晚略微皱眉,然后走回里间翻找起来。

不一会儿之后,手上拿着一个白色的小瓶子走了出来。

只见她扒开瓶塞,一股脑的将瓶子里的东西全部倒在了血迹上面,然后满意的回去睡觉了。

虽然国公府没什么意思,但这床榻确实是顶好的,比山上那石头堆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现在离晚上的家宴还早,还能睡个回笼觉。

不出片刻,床榻上的人已经陷入了沉睡。

丝毫没有一个准新娘的紧张与不安。

                           

原创文章,作者:陆戚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5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