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西棠,江爷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嫁给太监后,我三年抱俩》最新章节

小说:嫁给太监后,我三年抱俩

小说:古言萌宝

作者:江鹤非白

简介:【种田+养娃+假太监】拖着两个幼弟,她嫁了一个没权没势的小太监,破宅荒地,粟米早空,还要当后娘——都这个开局了,男主不该给一个狂拽酷炫吊炸天的督主九千岁么?好不容易日子过红火了,养一养娃,虐一虐渣,旺一旺夫……咦,这个太监丈夫,好像离最初的梦想很近了?但造星计划也有后遗症。“大姐夫是我的榜样,我要进宫当太监!”“太监无根无子,你们对得起祖宗父母么?”“大姐……你先看看自己肚子再说话!”

角色:顾西棠,江爷

嫁给太监后,我三年抱俩

《嫁给太监后,我三年抱俩》免费阅读

西程村今日非常热闹,为了一桩新奇的喜事,男女老少都出门来了。

“听说了么?河埠头江爷家要娶老婆了!”

“江爷不是个太监么?”

“谁说不是呢——黑了心的媒婆,不知收了人家多少钱,才坑了外村女娃嫁过来,惨咯。”

众人交头接耳,围坐在村头的大榕树下,等着送嫁的队伍过来。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吹吹打打的嫁娶队伍,只有一辆简陋的牛棚车,拉着一个瘦弱的姑娘从官道小路上缓缓而来。

……

顾西棠在板车上颠簸了一日,终于找回了三魂七魄,接受了自己穿越重生的事实。

她本是医美集团首席中医顾问,实验室一场爆炸,将她带到了这里。

其实,一睁眼就是破败的种田开局并不是最惨的——原主的处境更加令她心惊胆战。

她今天就要嫁人,还是嫁给阉人!

原主丧母失父,后娘霸占了战死爹爹的抚恤金,还串通媒婆骗了夫家一笔钱,把她嫁来西程村当宦妻。

为了永绝后患,后娘甚至将她两个幼弟一起打包送走,因为嫁的是太监,丢人!所以连宗祠里的名字,都被她全部抹去!

天呐!

拖家带口,身无分文。

往后看,是再也归不得的家乡,向前看,却是凶险难料的宦家门庭。

顾西棠低头,看了看自己被粗麻绳捆住的手腕,沉沉叹了一口气。

“长姐,你身子好些了么?”

二弟顾小章,一路跟在牛车边,对顾西棠投来关切的眼神。

这个弟弟只有十岁,但性子沉稳,他穿着一双破旧的双梁鞋,袜子浆洗的发白,身上褂子十分不合身,像是挂在他削瘦的肩上一般。

“大姐……我还藏了一块饼!”

三弟顾安,六岁的他性子顽皮一些,满是补丁的衣服上滚满了泥,一双手倒是干净,捧着最后一块干饼子,悄默默爬到了牛车上。

赶牛车的老头呵他下去——

动静大了些,跟在牛车后的青布轿子被人撩起,媒婆不耐烦道:

“别吃了,人还喘气就行!就快到了……给她把红盖头蒙上!”

顾小章回头:“接亲的人呢?”

媒婆笑了:“哪有什么接亲的人?太监都是没根的东西,哪家亲戚愿意来往……再说了,大太监娶妻,不图你传宗接代,只为个面儿上好看,这无权无势的小太监讨老婆妻,又是砸锅卖铁的,怕是那方面有病,现在就要找补回来~”

说到后面,媒婆阴恻恻笑了起来。

顾西棠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

冷意从脊背攀了上来,她的脑海中不断浮现一些太监折磨人的变态手段。

失根之人并不是就灭了人欲,他们还是会有欲望,甚至比普通人更加强烈,但这方面一再被轻贱、被羞辱之后,心里很容易就扭曲了。

一旦有机会,他们的淫邪手段、工具,在历史上也是出了名的。

顾西棠很害怕,但更加彷徨——

不忍受辱,她可以拼死反抗,可两个弟弟要怎么办,再跟着她一路逃亡?

犹豫之间,牛棚车已经穿过村口,在众人各色异样的目光中,达到了河埠头江家。

……

媒婆从轿子里出来,甩着香帕,一脸假惺惺的笑。

“江大爷……新娘子到啦!”她拔声喊着。

顾西棠抬头看去——

只见一所破落农家院,稀稀拉拉的篱笆围着一处泥坯板瓦的堂屋,左右两边是低矮的草房,院中一口水井,一笼鸡窝,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比起一般农家院子,这家也算的上穷苦!

媒婆喊了半天,没有人应承,笑容有些挂不住。

她刚要进门去看,身前突然冒出一个小丫头。

这小丫头看起来只有三四岁,手里捧着一只茶碗:

“爹没回来……里面,有茶饭!”

顾西棠一惊:太监还有女儿呢?

媒婆扫了她一眼,嫌弃的将小丫头推开:

“这就是江太监捡来的闺女,吃百家饭长的,没爹没妈,一身臭——走走,我去村口饭铺吃,等你爹来了,我再来领赏钱!”

媒婆嫌这门婚事晦气,也嫌江家寒酸,哪里肯留下用饭。

她拿手帕捂着鼻子,把顾西棠的包袱丢还给她,自己便走了。

顾西棠见这是一个好机会,媒婆不在,只剩一个小丫头片子,还能阻拦她逃跑么?

心念一动,还未行动,却听小丫头仰着头问道:

“你是要逃走么?”

“……”

“爹说,要走,吃了饭再走!隔壁秋婶儿做的,好吃哩。”

小丫头一脸木讷,她皮肤黝黑,衣服脏兮兮的,看起来确实不讨喜。

顾西棠拧了拧眉:“你爹……愿意放我走?”

小丫头点头:“爹,不骗人。”

这下轮到顾西棠想不明白了——他有一万种方式强迫她,没必要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更无需在饭菜里下药。

真金白银娶回家的宦妻,他为什么肯放她走?

顾西棠回头,看了看日落西沉的天边,晚霞烧红了不远处连绵的青山峰峦。

倦鸟投林,炊烟升腾,西程村好像整个安静了下来……

先看看这个江太监,到底玩得什么把戏吧。

“小章,把红盖头给我吧。”

顾西棠定了定心神。

她顶着红盖头,一步一步踏进了堂屋,也是她嫁作宦妻进的第一个洞房。

                           

原创文章,作者:江鹤非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8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