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少的契约娇妻最新章节,艾晴,艾昌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顾少的契约娇妻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意晚秋

简介:某日,某位大总裁参加娇妻闺蜜的一档访谈节目,中途切进电话。“顾先生,这里有美国邮回来的一份特殊快递。”“是什么?”“您的两个孩子。”某日,某位娇妻鼓动着身子,娇羞的问总裁,“你为什么喜欢我?”“因为你够笨,傻憨憨的,像只小奶猫。”

角色:艾晴,艾昌远

顾少的契约娇妻

《顾少的契约娇妻》免费阅读

“唔。”艾晴在漆黑的凌晨醒来。

全身仿佛被碾压过的疼痛让她猛然惊醒。

下身的粘腻和酸痛,都暗示着昨夜是怎样的疯狂。

她慢慢的起身坐着,借着月光看了下四周,还是昨天的酒店高级套房。

所以昨天的一切是真实发生了。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刻她脑海里就像一个无法理清楚的线团,根本不知道头绪。

只记得自己被套入了一个麻袋里,身体瞬间失去了力气,自己呜呜了几声,喉咙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那时的她以为被绑架了,等待她的是生死未卜,当时只能听见自己心脏抽搐般的狂跳,还有内心透着的恐惧和绝望,再无顾及其他。

后来那些人把她带到那个酒店房间的床上,再后来,顾渊就来了。

旁边均匀的呼吸声预示着身边人正在熟睡。

此刻不用看也知道,她的身边还躺着另一个人——顾渊。

艾晴皱起的小脸上肌肉慢慢变得紧绷,现在必须尽快离开,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尤其是顾渊,不然对于她和顾渊这场联姻,他又会怎么想。

顾不得身上的肿胀和酸痛,她轻轻的掀开被子,赤脚站起,借着月光,在地上摸索着找到了衣服。

快速穿戴完毕后,艾晴回望了一眼顾渊。

黑珍珠般的月光照在他白皙的脸上,泛着黑亮的光泽,利落短发,挺鼻。

艾晴微微笑了笑:果然是生的清隽,顾渊,我一点也不后悔。

他安静的睡颜怎么也无法让艾晴联想到昨晚如狂兽般的他。

昨晚他应该是被下了药吧?

艾晴正欲转身离开。

顾渊冷清的眸子突然睁开,轮廓分明的脸颊带着愤怒,“哼,就这么急不可耐?结婚的日子近在眼前,还要爬上我的床!”

刹那间,艾晴脸色微僵,顾渊已经坐起,黑亮的眸光像是凶猛的野兽般盯着她。

“不,不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在这里,我,我是被绑架来的。”艾晴羞涩惊恐的低着头,发现自己的声音极度沙哑暗沉。

月光下,顾渊充满男性魅力的胸膛毫无遮蔽,紧实白皙的肌肉泛着亮光。

艾晴第一次初经人事,对着男性的身躯难免羞涩脸红。

借着月光,顾渊打量着眼前的女人,没有妖艳的外表,看上去倒是清纯可人,不过毕竟是艾昌远的女儿,“有其父必有其女,卑劣手段用尽,怎么,一个顾太太身份满足不了你吗?”

“不是的,我没想过要爬上你的床。”她惊恐的张大眼睛,眸光里闪着清澈。

此刻,艾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解释的清楚,好像越说越乱了,毕竟她是全程清醒的,而他是全程迷糊的,只是做着——本能。

这样一想,好像真的是她爬上了他的床,虽然她是全身无力的状态。

“顾先生,对不起。”艾晴对着顾渊,重重的点了点头。

事实已经在眼前,再多的解释都是无用的,她的名义上的父亲,在顾渊还未在顾氏集团站稳脚跟时,以帮他为条件,顺便从顾渊那里拿了顾氏的股份,还把自己当交易条件要顾渊娶她,而她爬上他的床是事实,她愿意把自己给他也是事实。

说完,艾晴头也不回的,快速出了酒店套房。

她没有勇气再站在那个地方,没有勇气面对顾渊。

包裹严实后,尽量避开走道摄像头的情况下,艾晴静静的出了酒店。

拦了计程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江北的夜透着寒凉,天空的星星和月亮却格外明亮,尤其是在这样的冬天。

艾晴在冷风中站了会儿。

想到和顾渊发生的一切,她的脸上竟然不自觉的出现了异样的红晕。

在艾晴的心里,他是一个天之骄子,是顾氏的继承人,而她只是一个被父亲放弃被利用的联姻工具。

她和他有着云泥之别。

两年前,被艾昌远找到后,艾晴就被接回了艾家,改名为艾晴,并为她举行了盛大的接风宴,宣告同城,他艾昌远终于找到了寻找多年的小女儿。

艾晴本以为自己终于有了一个父亲,小时候盼望的父爱终于能够得以实现,可是后来才知道,她只是艾昌远用来巩固商业版图的工具而已。

每每带着她和艾思琪出席商业宴会,她每次都很安静,那种场合她应付不来,估计艾昌远也没过多的指望她,只是让她多露露脸而已。

倒是艾思琪,在那种场合游刃有余。

渐渐的,艾晴也就学会了一个人怎么在那种宴会上交际。

稍微打打招呼,然后选个靠边的角落,或者偶尔出去花园走走,室外阳台透透气。

可是差不多每次宴会,她都能看见那个身姿挺拔的身影,每次出现,他的身边总会围着一群人,或说或笑。

她知道,他叫顾渊。

在那种无聊的宴会上,假装不经意的关注他,成了她唯一的爱好,从此后,顾渊的名字深深的烙在了她的心上,久而久之,生根发芽变成了喜欢,但她从来没想过要和他表白,能静静的看着他就好,知道他过的好就好。

当时的她怎么也想不到,父亲竟然说服了顾渊娶她为妻。

她想他应该是不愿意的,只是碍于他和父亲双方的利益吧?

包括昨晚发生的一切,他应当也是不愿意的吧?

只是在她和顾渊刚领完结婚证的节骨眼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她只能选择闭口不谈,把这件事情深深的放在心里。

                           

原创文章,作者:意晚秋,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8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