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小仙女:神君总想套路我(李奉玉,本君)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刁蛮小仙女:神君总想套路我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重山知吾

简介:【耿直穿越女+腹黑神仙帝君,从单方面挨坑到独立成长,互相成就】凡胎菜鸟李奉玉身穿异世界,灵力修为要啥啥没有,偏偏眼光高得很,一眼看上傲娇的孔雀主君灼无咎。奈何现代版斗战胜女离经叛道、桀骜不驯、不服管教,屡屡被动闯祸,与凤族结梁子、与女杀手牵扯不断、与鲛人族话不投机、与孔雀王女打架斗殴……会撩不会跑,不按套路出牌,蛮力bug+独门法器,剽悍小霸王之名传天下,唯独主君大人不信邪,谁欺负我家小玉玉?

角色:李奉玉,本君

刁蛮小仙女:神君总想套路我

《刁蛮小仙女:神君总想套路我》免费阅读

“灼无咎,今日我就是要杀了她,你能怎样?”

身后箍着自己的人说话凉薄且轻佻,一双桃花眼里吊着一汪潋滟浅潭的浮笑,低首凑在她耳后深嗅一口随即温柔地耳语道:“木樨花的香味,本公子很喜欢。”

李奉玉小心翼翼地伸长脑袋大气不敢出一口,毕竟脖子上还擦着一柄短刀,她一点儿都不想知道那玩意儿锋利不锋利。

约莫三丈外的灼无咎面无表情道:“云千叠,凤族再不服本君,本君也是这无化境的帝君,你该唤本君一声君上。至于她,想杀便杀吧。”话闭竟转身就走,唯余道旁的竹林沙沙作响。

李奉玉:喵喵喵?主君大人你好冷酷,好无情啊。

云千叠轻嗤一声:“乖,听见了么,你为他死心塌地与我凤族结仇,可那个冷心冷情的人根本就不在乎你。”那刀刃似乎松了一点。

她不甘心地叫住灼无咎凄凄惨惨地问道:“主君大人,我那么敬重你、维护你、喜欢你,你真得一点都不在乎我吗?”

呕——,李奉玉被自己的矫揉造作给恶心到了。

灼无咎转身面不改色答之:“不在乎。”然后又极为冷淡地添了一句:“你不是很讨厌本君么,既如此,本君为何要在乎你?”

李奉玉:我怀疑你在说真心话可是我没证据。

云千叠松了短刀:“如此甚好,他不要你我要你,还能免了杀生。你可要记住,杀神的心是捂不热的。”说着将她揽入怀中就要拖走。

灼无咎见云千叠的手搭在她露着的腰上,微不可及地抿了抿唇:“李奉玉!”

她挣扎着转身望向他,一双眼珠叽里咕噜乱转,主君大人你给的提示太少了我看不懂啊。

灼无咎朗声道:“你既要走的话,便把不属于你的东西还给本君。”

李奉玉眸光一闪,下意识地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了一支玉簪递到身前:“主君大人,你说的是它么?那我便还给你吧。”

说时迟那时快,她握紧玉簪旋身一挥,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即刻搭在了云千叠的肩头,灼无咎已闪身至她身边,从后环着她整个人,握住她持剑的手逐渐加重力道:“云千叠,你上了她的当了。”说罢微抬肩臂帮她托了托下滑的眼镜。

云千叠蓦地怔住,大意了,这死丫头!可她手上那柄剑……“你竟能驱使天机?”

身后那宽阔的胸膛令她大为安心,李奉玉得意地呵呵一声:“哎哟,云殿下倒是识货!要不要来领教一下?”

灼无咎继续压着天机冷冷道:“云千叠,注意你的身份,本君的人只能本君来管教,往后莫要自取其辱!不若然,你可以试试这天机的威力。”

李奉玉整个人跃跃欲试:“主君大人,我能砍他吗?”天机突然铮鸣一声似与她呼应。

头顶传来一声温柔的回复:“不能。但他方才是不是轻薄你了?”

李奉玉重重地点头:“不但轻薄我,还划伤了我!”

“去吧。”灼无咎突然将她往前推了一小步,她心神领会,凝神聚意一个挥剑横劈过去,云千叠回身一闪以短刀格挡在胸前,不料这丫头力气惊人直将他压得险些倒地,一张艳色逼人的脸凑在他眼前挑眉一笑:“世子殿下可还记得,我不过是无尘居的烧火丫头啊。”

话毕她已提着剑收势回身,天机转瞬化作一支玉簪被她插进口袋里。

“主君大人说了我不能砍死你,那我就不砍,我这个人最守规矩了,今天就算你运气好吧!”但是主君大人可没说我不能踹你啊!李奉玉狡黠一笑,一脚出去惊天动地,直接把云千叠踹出了几丈远。

“奶奶个腿儿的,上次都警告过你了,这次你还不学好?”她抬起左手若无其事地往头顶拢着头发,右手捡起地上的帽子甩甩灰端端正正地戴好,长长的帽檐将一张嚣张的笑脸掩了个七分左右,拖起灼无咎的手便往回走。

云千叠吐出一嘴土恨恨地盯着那两个身影,却见李奉玉转过身粲然一笑:“云殿下不要乱来哦,不然下次整个无化境都会知道你被一个烧火丫头给揍了!啊呀,好丢脸的呢!”

……

“李奉玉。”

“唔。”

灼无咎低头看了她一眼:“为什么你总是惹祸?”

“这也算我惹祸吗?我这是正当防卫!”李奉玉下意识地甩开了他的手,规规矩矩走在他旁边。

灼无咎冷冷地反问道:“如果你走远了,走到本君发现不了的地方怎么办?你有天机又怎样,云千叠杀你不过是须臾之间。”

她蔫蔫地低下了头:“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会乖乖听话跟他走的。”

“你——,你竟然愿意跟他走?”灼无咎面黑如炭,怒气盈心。

她脱口而出道:“那不然呢,激怒他好让我快点去死?”我又不脑残。

李奉玉发现她跟灼无咎就是不对付,就是气场不和,这个人里里外外都散发着一种他看不惯她的气息,真是别扭又讨厌。

说话间却见前方灵光弥天,灼无咎一个闪身不见了人影,李奉玉拔腿回跑,只见院门大开,里头几个人正在混战,眼前是一片高饱和的电光闪耀,仿佛网游页面炸在眼前。她一个小虾米哪敢瞎掺和,只在心里暗暗叹道,这活脱脱一个高级焊工技能大赛现场哎!

灼无咎进了院子,戒尺一出大杀四方,团团黑雾顺风飘散,余下几个蒙面黑衣人仓惶逃窜,李奉玉溜着地翻了个滚儿躲到院门口那巨石后面,只听得风声猎猎,几只黑灰色的巨鸟打头上那片天空呼啸而过,她“吁”地长出一口气从巨石后面走出来就往院子里跑。

“啊……,呃……”身后突然传来剧痛,她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忍着如被撕裂般的疼痛低下头去看了一眼,一柄血淋淋的刀尖正在她腹前汩汩淌血。

“主君大人,我、我中刀了——”胸腔仿佛被抽空了一样,她喊不出声音来,口中只有几声抽气一般的嘶吼。

背后响起一声娇俏的轻笑:“奇了怪了,无尘居里怎会有你这般身无灵力的人?方才我也在那巨石后面藏着,就在你身后啊小美人。”那女子“嗖”地将刀拔回,李奉玉滚倒在地,余光中瞧见一张娇艳魅惑的俏脸。

脑海中混乱一片,她咬着牙咒骂一句。

大爷的,我只是路过啊——

                           

原创文章,作者:重山知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ndever.com/novel/8372.html